首页 > 钓鱼技巧 > 自然水域 > 正文

世界杯指定投注官网

  钓鱼人   2019-03-11 15:20:14

钓友说,野钓最郁闷的是空军,老钓友都会呵呵一笑,年轻人,野钓最痛苦的不是钓不到鱼,而是大家都坐在一块,别人一天钓几十斤,而你却只能钓几斤;更痛苦的是,别人钓了几十斤,而你一条都没钓着;那么问题来了,到底什么样的原因,能导致渔获的差异大到这么离谱呢?

按理说在钓位相邻的前提下,就算竿长也不可能差异的这么明显,饵料的差异性,在野钓中也被削弱得很厉害,除此之外,还能有哪些原因呢?其实,仔细的分析一下,做个对比,你就会发现,差异的地方还真的挺多。

一、钓点的差异

黑坑重饵,野钓重钓点,这话虽说有点极端,但是多少还是有几分的道理;野钓相邻钓点,最显著的特点有两个,一个是水底情况可能相隔3~5米就会有明显变化,另一个则是因为水底地形变化,水底的暗流流速是有显著不同的;这两个不同,就算相隔不远,也会在渔获上有明显的差异。

第一个钓点精找底之后,选择最低陷的凹处垂钓,但是凹处的边缘,落差深10厘米以内;第二个钓点也是精找底,选择最凹处作钓,但是落差大约20厘米,那么想都不用想,第一处肯定口比第二处多;为什么呢?落差太大,对鱼来说犹如翻山,窝料或者钓饵打下去,基本上就找不到;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,如第二处草比第一处多,第二处淤泥比第一处厚;

在野钓中,钓点相邻并不是什么好事,也不会像黑坑钓一样,相邻的钓点开口了,过路鱼也能蹭两条,野钓的时候,那怕相邻2米的钓点,水底情况有差异,都能导致明显的渔获差异,合适的做法是,钓位的距离放的稍微远一些,尽量超过6~8米,钓点选择水底凹处没毛病,但是最好是落差不要太大,方便鱼群觅食。

二、同样都是诱鱼,打窝的方式、思路不同,渔获的数量不同也很正常

野钓钓鱼,是必须按照打窝、钓饵这两个环节来做,打窝主要的目的是诱鱼、聚鱼,钓饵的主要目的,是希望鱼在进食窝料的时候,吸食钩饵,从而中钩刺鱼,不管是哪一种打窝方式,不管是哪种思路,最后都要做到这两点。因为我们在钓点相邻时,打窝或作钓时,就要保证以下这么几点:

1、窝料味型和钓饵的味型尽量一致;举个例子,有人喜欢酒米打窝诱鲫鱼,用蚯蚓作钓饵,这个搭配合适不合适呢?要我说,除了小鱼闹的厉害,鲫鱼的上鱼频率也是一般酒米是酒香、米香两种味型,都具有本味香型,但是蚯蚓则是腥味的,好在蚯蚓是万能饵,并不怎么影响鱼口,但是一定会因为腥味,会招来不少小鱼;反之,换成酒香、谷香的拉饵,鱼口肯定比用蚯蚓效果好,这就是窝料味型和钓饵味型一致的好处。

2、不管用哪种打窝方式,都得先养窝,发窝后才能谈得上钓法钓技;不管打梅花窝,一字窝、伞状窝,其实核心思路都要先养窝;什么叫做养窝,就是利用窝料,把水域中的鱼吸引到一起来,这个过程可能很快,3~5分钟就发窝,也可能很慢,2~3天才发窝,野钓打窝,粗糙点就是一把酒米的事,细致点就要观察一下,计划一二;钓点相邻,打窝思路不同,渔获自然有差异。

3、有的钓友钓鱼喜欢动脑子,知道先养窝,而且并不是只打一处窝,看似钓点人没动,其实已经大了好几个窝,诱鱼区域从左到右,大约4~8米远;那经验少的钓友,则就只打了1~2个窝子,那么一旦发窝了,别打了4~8个窝点,每个窝点相聚60公分,诱鱼的区域可想而知,鱼也不是啥的,肯定是哪里食物多就去哪里。

三、垂钓思路、钓法不同,渔获自然也不同

1、什么叫做垂钓思路?简单的点,就是我想钓什么鱼,然后根据目标做准备,比如我今天就打算钓鲫鱼和鲤鱼,那么鲤鱼窝做上两个,相聚2米,用2把7.2的长竿守着,就用嫩玉米守钓,不见黑漂不提竿;然后用2.7的短竿抽白条,用5.4米两根竿钓鲫鱼,钓鲫鱼打3~4个窝,3个窝用麦子,1个窝用颗粒,一根竿挂蚯蚓,一根竿挂麦粒,2.7米的短竿就开鹌鹑蛋大小的拉饵一团,抽着玩就行;这就叫垂钓思路。

2、什么叫钓法,5.4米钓鲫鱼,我用长竿短线;2.7米抽白条,我用台钓,7.2米长竿,可以用台钓,也可以用传统钓法;然后2.7短竿抽白条我以打频率为主;时不时的5.4的竿我来个提逗、和跳逗,如果抽白条抽累了,我把杆子收一下,拿根5.4的竿左右走走来个走钓;而7.2的长竿,我就是守钓,哪怕一直都没有口,那我2小时换一次玉米就可以;这就是钓法。

有了清晰的思路、钓法,那么在线组搭配、调漂、开饵等环节,都有了明确的方向,该准备准备,剩下的就是执行就可以了。那么相对比没有思路,没有准备的钓友,与获得差异性也就很正常了。

野钓这个事,虽说渔获不代表什么,但是渔获多了,心情总是愉悦的,野钓不同于黑坑,黑坑的渔获,基本功和运气是六四开,基本功不好,运气再好也当不了坑冠,但是基本功扎实了,基本功能拟补上运气不足的地方;野钓则不一样,可以基本功不扎实当然也可以钓鱼,但是想要多一点渔获,那就得多点准备,多考虑一些,能做到这样,就算经验不足、基本功不扎实,那渔获好一点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